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
關於部落格
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,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讓妳瞭解-小巴(Mr.8)在酒店的一切。※0918-506-505※即時通:a82522451※Skype:a0918883838@hotmail.com※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。
  • 22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這使我度日如年、生不如死。這幾天我常在想,這輩子妻子跟我受苦瞭。但如果有來世,我希望還能和小月結為夫妻,好好愛她。你說,

就不會一點都查覺不出女人的不滿情緒,即使沒說出來也該知道。工作


  這使我度日如年、生不如死。這幾天我常在想,這輩子妻子跟我受苦瞭。但如果有來世,我希望還能和小月結為夫妻,好好愛她。你說,這人世間真的有來世嗎?

  1由於我有心臟病,從小就特別自卑,見人很少主動說話。當時我和小月是一個村的,在同一班上小學。

  我那時經常去找她玩。時間長瞭,性格孤僻的我和心裡苦悶的她相互都有瞭一份眷戀,我們在一起有說不完的話。而她對我也非常好,我感冒的時候,她總會帶著我去村衛生所看病,並看著我把藥吃下。

  在村裡,按輩分我應該叫她姑奶奶,再加上我有心臟病的原因,我們之間的來往一直都瞞著他們傢人。我知道,我這種情況,她傢人是肯定不會同意我們結婚的。

  她在初中上瞭幾天,也退學不上瞭。我們仍然偷偷來往著,直到有一天,她對我說:“我喜歡你,你也喜歡我。雖然你身體不好,但我肯定不會嫌棄你的。你現在呆在傢裡,還不如外出學個手藝,也好為將來咱們到外面打工發展,做個準備。”

  帶著心愛人的囑托,我在1995年來到鄭州花園路42號一個培訓學校學習傢電維修技術。可能我底子太差吧,我學瞭三個多月,花瞭一兩千元的學費,連個三極管咋測量的都沒學會。

  後來一個老鄉把我介紹給一個開傢電維修部的老板當學徒。當學徒的這兩三年,我很少回傢。由於寫信、打電話都很不方便,我隻是在春節回傢時才和她見面。雖然見面的機會並不多,但我們一直都相互惦記著。

  2當時我妹妹也在鄭州跟著別人學做服裝生意。那年3月,她回傢瞭一趟,來後我向她問小月的情況。“你問她幹啥,她已經和別的男孩子訂婚瞭。”妹妹沒好氣地說。

  我聽後如五雷轟頂,我不敢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。當天我就向師傅請瞭假回到瞭老傢。下車後剛進村,我就碰見瞭小月。她弟弟拉著一輛架子車,小月跟在後面推著車子。“下地上肥料哩。”我熱切地和她打招呼,但小月低著頭像是沒聽見一樣和我擦身而過。望著推車而去的小月,我心裡難受極瞭。

  第二天,我準備找一個朋友把小月約出來,想當面和她談談,看我們之間究竟怎麼瞭。在我去找朋友的路上,剛好碰到瞭小月。

  “晚上沒事,到我傢去一趟吧,我有事對你說。”我對小月說。

  “不行,我得去王橋。”小月說完就低著頭匆匆走瞭。

  “那你去吧。”我嘆瞭口氣扭頭就回去瞭。王橋就是她訂婚男友的傢,我想她真的變心瞭,但我不知道這一切是為什麼。

  六七年的感情,就這樣說斷就斷瞭,我真是非常生氣,我不想再找她談什麼瞭。第二天,我就在極度失望中回到瞭鄭州。

  回來後我什麼也不想幹,本來不抽煙喝酒的我開始瘋狂地酗酒、抽煙。我一天就抽一包煙,後來發展到一天兩包。晚上喝過悶酒後我就一個人哭。“她心裡沒有你,你何必在乎她呢?”雖然不停地這樣想,但對於小月卻依然無法釋懷。

  那是和小月分別半年後,1996年7月27日下午,到現在我還記得很清楚。村裡一朋友給我打電話讓我回去,說是小月有話對我說。雖然感到很驚奇,但我當時對小月已經死心,並不想回去。但朋友一連打瞭三四次電話催我,說小月很想見我。我想,回去見個面也行,算是彼此當面做個瞭斷吧。

  3回傢後的那天晚上,村裡剛好有戲,爸媽都去看戲瞭,我一個人在屋裡看小說。晚上7點多,小月敲門進來瞭。她一進屋就緊緊抱住瞭我。我低垂著雙臂沒有攬她,隻是漠然地望著懷中不停哭泣的小月。她的雙肩在我懷中不停地顫抖著,宛如風雨後的蝶在樹葉下撲棱著被打濕的翅膀。

  “你不是已經訂婚瞭嗎?還來找我幹什麼。”我推開懷中的小月說。

  小月坐在床邊抽泣著說,她訂婚也是沒辦法,是傢裡人自作主張給她訂的,她也沒和那個男孩來往過。“你和你弟弟拉著架子車上肥料時,為啥不理我。”我問

  她。“傻瓜,你當時沒看見我弟弟在前面嗎,我不想讓傢人知道咱們還在來往,那樣傢裡人會極力反對的。”小月說。

  “那第二次在路上我碰見你時,你為何說沒時間見面?”我又問。“那天我確實有事,要到王橋的一所學校去做飯,是傢裡人給我找的工作。”小月說,當時怕路上有人看見我們說話,她拒絕我後就匆匆走瞭。兩天後的一個晚上,她到傢裡找我時,才知道我已經回到瞭鄭州。

  望著滿眼含淚的小月,我知道錯怪她瞭。我們拉著手,相擁在床上說個不停,似乎又回到學生時代。村裡的戲快結束時,小月依依不舍地和我分手回傢。

  30日下午,我回鄭州瞭。擔心傢人發現,小月沒敢送我。

  維修部暫時沒活,我到9月底就回老傢瞭。由於學校食堂關閉,小月幹到10月初就不幹瞭。而和小月訂婚的那個男的,看小月對他態度冷淡,就和小月退婚瞭。

  那段日子,我們天天都想見面。小月說到我傢不方便,讓我晚上到她傢約會。但小月的父母都在傢,我猶豫著不敢去。

  “你這傻瓜,等他們睡著後你再來不就行瞭嗎。”小月指著我的腦袋嗔怪道。

  小月傢人一般在10點以後就睡覺瞭。隻要到10點多,我就會準時來到小月傢附近,看她父母房間內的燈熄滅20分鐘後,我才像賊一樣躡手躡腳地走進小月傢的院子。

  我們約定瞭暗號,我抓一把土撒在小月傢的窗戶上,聽到響動後,小月就會來給我開門。在她傢約會的第一天晚上,小月非要拉我坐在她的床上,我不敢,隻坐在床邊和她說話。當時我和小月說瞭一個半小時的話,由於太擔心她傢人會發現,我不顧她再三挽留,提心吊膽地走瞭。

  就這樣,我們像地下黨接頭那樣,每周在小月傢約會兩次,那種提心吊膽的甜蜜讓我至今都難以忘記。

  這樣的日子一直過到瞭1997年正月二十七。師傅給我捎話說讓我到鄭州幫他幹活,我隻好告別小月來到鄭州。3月份,小月打我師傅的傳呼,讓我給她回電話。

  “我頭暈眼花,好像是懷孕瞭。”小月在電話裡問我咋辦。一時間六神無主的我也不知道該如何處理,幾天後我乘車回傢,打算和小月商量商量再說。

  那天晚上10點多,我偷偷來到小月傢。沒想到小月說孩子已經打掉瞭。她說傢人知道她懷孕後非常生氣,逼她到醫院打掉瞭孩子。我聽到這個消息後也非常生氣,她竟然不和我商量一下,就擅自打掉瞭孩子。我和小月吵瞭一架後回到瞭鄭州。

  4來鄭州後,我左思右想,覺得不應該和小月吵架,擔心小月會因此想不開,做出什麼傻事來。我就再次乘車回傢看小月,那天晚上10點半,我像往常一樣進瞭

  小月的傢,誰知我剛進門,她奶奶就推門而入。

  “小月,剛才我咋聽見有人進來呀。”她奶奶說著就在黑暗的屋裡找瞭起來。最後,她摸我的臉大聲問我是誰。我趕緊掙脫老奶奶的手,跑回瞭傢。第二天,小月找到我說,傢裡人已經知道我們的事瞭,並問我咋辦。

  “跟我到鄭州吧。”我說。

  1997年9月份,小月跟著我來到鄭州。小月的姑姑打聽出我和小月打工的地址後,就來鄭州找小月。那天下午3點,小月的姑姑找到瞭小月。望著哭得鼻涕一把淚一把的姑姑,小月的心軟瞭,就跟著姑姑回到瞭傢。

  小月走後的第二天早上8點半,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我聽見瞭一陣敲門聲。

  小月滿臉疲憊站在瞭我的面前,這不是在做夢吧?我使勁揉瞭揉眼睛。我清楚地看到,小月扶著剛打開的門望著我,雙眼佈滿瞭血絲。小月癱倒在我的懷裡,她流著淚說,那天下午,她回到姑姑傢後,就被姑姑鎖在瞭屋裡,不管她怎麼和姑姑說理,姑姑就是不同意小月和我結合。

  趁姑姑一傢晚上睡著以後,小月偷偷跑瞭出來。當時已經是半夜12點多,小月就徒步往縣城裡跑。擔心路上碰到壞人,她隻要看到前面有人,就向附近的村莊裡走,裝作已經到傢的樣子。就這樣,從她姑姑傢到縣城的30多公裡路,她硬是在天明時一步步走到瞭縣城。在縣城汽車站,身無分文的小月望著發往鄭州的客車不知道該怎麼辦。這時她看到地上不知誰掉瞭10元錢,她就拿著這10元錢,買瞭張到鄭州的車票。

  “要是當時沒這10元錢,你咋來鄭州?”我問她。“那我就一步步走到鄭州,累死我也要找你!”小月的話讓我心頭猛一熱,我抱著她淚流滿面。小月在我這裡住瞭兩三天後,她姑姑又趕到瞭鄭州,找到小月後不由分說就把她打瞭一頓,她拉著小月的手往車站拖,她邊拖邊說:“我看你這一次還往什麼地方跑。”沒想到,拽累瞭的姑姑剛一松手,小月撒腿就跑,她在都市村莊的小胡同裡轉著跑瞭幾圈,就把她姑姑甩掉瞭。

  擔心小月再次被她姑姑找到,我和小月搬到瞭另一個都市村莊去住。聽說小月的姑姑在鄭州找瞭好幾天,最後隻得無功而返。

  小月的傢人見無法阻止我們在一起,就讓村支書給我們捎話說,傢裡人同意我們的婚事,讓我們回傢去辦結婚證。我們都沒有想到這是騙局。我和小月一到傢,她傢人就把她關在瞭屋裡,不讓她和我見面,並把麻繩沾上水,把小月狠狠地打瞭一頓,並警告她說,如果小月再和我來往,就打斷小月的腿,但小月最終還是從傢裡逃出來瞭。如此反復瞭三四次,小月的傢人見無法挽回小月的心,就對小月說:“你如果和那小子結婚,就永遠別再進這個傢門瞭。”

  1998年,我和小月在老傢結瞭婚。結婚那天,她傢裡沒一個人去。新婚之夜,小月摟著我說:“為瞭和你在一起,我可是眾叛親離,弄得一傢人都不理我。你要是以後對我不好,可真是壞良心。”我緊緊地摟著小月,親吻著她的額頭說:“你放心吧,我會讓你幸福一輩子的。”

  1998年6月1日,我們有瞭一個女兒,取名雯雯。那時妻子在思念食品廠打工,妻子一個月有五六百元的工資,雖然不高,但加上我開傢電維修部的收入,我們的生活過得還算不錯。但從2000年開始,我的心臟病就越來越重,那一年,我還能勉強維修東西,可到瞭2001年,我連幹活的力氣也沒有瞭,維修部隻好關門。一傢人的生活重擔全都落在瞭妻子的肩膀上,我在傢裡成瞭一個無所事事的閑人。

  雖然妻子從來沒有埋怨過我,還經常找醫生,打聽一些民間偏方為我治病,但妻子越對我好,我越感到心裡愧疚。這麼好的一個女人跟著我可沒過幾天好日子,我時常覺得,自己之於妻子,已經成瞭一個累贅。

  這幾天,我時常會出現呼吸困難的情況,我有一種快不行瞭的感覺。徹底治好我這病,聽醫生說需要六七萬元,你說我們去哪裡弄這麼多錢。面對早出晚歸、日夜操勞的妻子,我不知道該怎麼辦。我想到瞭死,但我實在不想離開我深愛著的妻子和女兒。這使我度日如年、生不如死。這幾天我常在想,這輩子妻子跟我受苦瞭。但如果有來世,我希望還能和小月結為夫妻,好好愛她。你說,這人世間真的有來世嗎?
我想我愛上了酒店小姐、該怎麼辦呢?將心比心要求他撰寫文件。又例如很多人是很強的專業人員,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